Friday, September 21, 2007

Kevin弟弟

昨天回家的路上,小茜照旧要求妈妈唱歌,唱到"两只老虎"的时候,小茜突然打断妈妈,"妈妈,你唱得不对,应该是,'一个Kevin弟弟,一个崔小茜,跑得快,跑得快。'妈妈失笑之余,也不免因着这被篡改的滑稽歌词,想念起在NJ时候的邻家小朋友Kevin来。

Kevin和小茜年纪相仿,在公司的daycare里,两人又是隔壁班的同学,每天早晚经常混班的时候都在一起,低头不见抬头见,还真颇有点"同居长干里,两小无嫌猜"的味道。

年纪稍小,又是男孩,Kevin语言方面不免稍微滞后一点。小茜都可以呱啦呱啦语无伦次说上一大嘟鲁了,Kevin还是遵循沉默是金的原则,除了爸爸妈妈之外,为数不多的几个词之中,居然就有小茜的英文名字"Audrey".小茜也时常把Kevin弟弟的名字挂在嘴边。两人交情之好,略见一斑。

居住的小区旁边是铁路,本来算是个缺点,但因此靠近铁路的地方有条沥青路专门隔离起来,路面平坦,禁止车行,倒成全了附近的小孩子以及父母们。每天晚饭后,只要天气不是太坏,各家的父母们多会出来"遛孩子",消磨一下他们无穷无尽的精力。

于是,很多个傍晚,小茜和Kevin两个小朋友,因着双方父母相似的时间安排,很有默契地一次次人约黄昏后。

有趣的是,两个孩子在学校的时候形同陌路,就是早晚混班的时候,也往往我行我素,互不相干,很难想象他们在家的时候那么要好。

那个时候,每天小茜都会乖乖地让妈妈喂饭,然后快乐地宣布"吃过饭饭就可以找Kevin弟弟玩了"。一出门,更是赶紧把小脑瓜儿转来转去四下搜寻Kevin的身影,若遍寻不见,充满希望的小脸马上垮下来,可怜巴巴地问妈妈"Kevin弟弟呢?"Kevin的妈妈工作辛苦回家时间不定,两家的时间并不都能凑在一起,有时在外面转了大半天也看不见弟弟,变不出弟弟的妈妈也只好温言哄劝,"弟弟今天不出来玩了,咱们先回家好不好?"好说歹说,才能把一个嘴巴能挂油瓶的小不高兴哄回家去。

但更多时候,走着走着,会冷不定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大喊"Audrey",妈妈还没反应过来,两个小小身影已经风驰电掣一般奔向一处去了。

两个小朋友到得一处,一朵花,一根草,一片叶子,多么平淡无奇见惯了的事物,突然一下子变得有趣起来。爸爸妈妈们在后面一边散步一边闲聊着,不时看见两个小脑瓜凑在一处,围着不知什么唧唧咕咕,煞有介事又其乐无穷的样子,忍不住跟着心情轻松愉快起来,白日里诸多烦恼不快,都可以暂时放在一边,无拘束地分享起两小的童言趣事来。

两个孩子都很好动,他们最爱的游戏当然是相互追逐奔跑。Kevin年纪虽小,运动天份可相当出色,小腿虽短,疾奔起来倒步的频率快的惊人,一错眼的功夫就风一般奔到前面去了。有时把小茜落下远了,他就会暂时停下来,眼睛眯成两道小月牙儿,小手背在身后,笑嘻嘻地看着小茜追上来,到了近前,忽然转身暴走,再次把小茜甩在后面。

妈妈看得有趣,于是应小茜的要求,把她最喜欢的两只老虎改了歌词,变成:
一个Kevin弟弟
一个崔小茜
跑得快,跑得快

可惜这次搬家变故丛生异常狼狈,没来得及和左右邻居打招呼,小茜也就无从和她的Kevin弟弟正式道别。纽约上州这边天气渐冷,加上每天上班时间长,往往到家时候天也快黑了,再没有机会每天饭后和小茜一起散步。远在NJ的Kevin弟弟,每天晚饭后,想起那个曾经天天不见不散某天却突然失踪的Audrey,他小小的心灵,是否也会有一点点失落呢?

其实在孩子的世界里,每天都有热闹缤纷的新鲜事物出现,身边的朋友同学也走马灯一样变幻不定,由不得他们不"无情",然而那些快乐的可爱的时刻,总会在记忆中烙下或深或浅的印迹,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占有或多或少的篇章吧。

我们所经历的,将永远被我们拥有。:)

2 comments:

Starsea said...

嗯,你写东西真是很好看。

maya said...

亲爱的,你团圆以后文字的灵气全部都出来了
何年何月,丫丫才能有个小青梅竹马呀?
戈壁那个混血印度,人家是绝对不理不睬的//sihg